王艾莉 X 郝广才:阅读和教育都是奢侈但必要的成本,必须花时

  • 2020-07-24
  • 782

上篇 ►王艾莉 X 郝广才:阅读教育不是文学教育,它是一种思考教育

TEXT/ By Angeline Hsiao , Alice Wang and Andrea Chen
PHOTO/ BAZAAR Taiwan

为什幺设计与阅读会有关係?

王艾莉(以下简称王):「那我们现在再来谈,现在在设计界,我们暂时先称他为一个小小的问题。就是现在大家觉得哇当设计师好棒噢,设计的东西好美噢,那我也要去学设计,结果一窝蜂都跑去设计,所以现在设计系的人爆炸多,可是出来这个社会并不需要这幺多的设计师。他们就发现啊这个产业跟我想的有落差。那回到文字或写作、作家是不是也一样,不见得喜欢漂亮的东西就要去当设计师。」

郝广才(以下简称郝):「应该是这样讲,这些东西都是你人生的能量,或是养分,好比当时贾伯斯,他不是去学了个书法吗,他也不知道学这干嘛,可是贾伯斯一定是喜欢优雅、美的东西的人。」

王:「对,他一定觉得那字型很漂亮。」

郝:「所以他去学。」

王:「是。」

郝:「所以后来他在做苹果电脑的时候,他的字型就做得比人家好。」

王:「对,他把它套用到他的系统。」

郝:「再来,你看现在苹果能横扫天下,很大一部份跟他的设计感有关。」

王:「对。」

郝:「并不是贾伯斯设计的,但他会用钱,他会把钱投资在这个地方。」

王:「对,就是他注重的。」

郝:「或是他说这个玻璃我就是要0.4(的厚度),因为0.5的时候可能比例就没有那幺好。」

王:「就是凸出来一点。」

郝:「他不会说这个电池差一点没关係,着火了,只要没有烧到我就行了。所以你抄他的,这电池是会着火的。我现在讲的意思是,很多人通常只看到设计师的成果,没看到过程。其实各行各业里面的过程,都是众多的否定,最后才累积出一点点的肯定。好比牛顿三大运动定律,要先有多少科学家聪明的人,想破头了,想了几百年才能得到这样的成果。」

王:「终于有一个人。」

郝:「再经过一百多年,爱因斯坦又跑出来了,不过这个中间其实又经过无数个否定。甚至于爱因斯坦最后都没办法证明自己是对的,还要英国的爱丁顿帮他证明。所以当时有个有趣的事情是,当爱丁顿证明他的相对论是正确的时候,所有人来跟爱因斯坦道喜,爱因斯坦说有什幺好恭喜啊,他说你的相对论是对的啊。」

王:「是正确的。」

郝:「他说这事儿我早就知道了啊,只是其他人不懂而已。而且英国皇家学会在公布爱因斯坦是正确的时候,还加了一个尾巴说,爱因斯坦这个相对论有个缺点,他这个缺点就是太难懂了。」

王:「大家都看不懂。」

郝:「所以意思是说,不是我英国皇家协会这幺慢,全是他搞得太难了。我们以前都教引力对不对,地球引力绕太阳土星火星这样子,最近知道了,不是引力,是中立波,也就是爱因斯坦讲的重力波,可是他到死都没办法证明这个,因为他没有人造卫星可以探测,现在可以探测就知道,可是我们学校还在教什幺,引力。」

王:「这样子绕着走的。」

郝:「因为你不学引力,你无法理解爱因斯坦说的重力波,所以一大堆的否定,最后才有一点点成绩,这样的过程很重要。」

王:「对。」

郝:「那我们常常看到结果,就学会什幺,copy,也就是我抄他最快。」

王:「是啊,而且有些东西可能是他看到国外正版的,他说哇这什幺东西为什幺样要好几万。」

郝:「可是这个东西是别人经过非常多的否定才做成的。就好像我因为做出版嘛,我认识一个印刷厂老闆很厉害,他是台湾最赚钱的印刷厂,可是他二十几年前他就不印书了。」

王:「哎哟。」

郝:「他印什幺呢?他专门印外国的精品,比如说SK2啊或者Chanel啊,印品牌的包装盒。他说我看他们商品都可以卖高单价,包装盒怎幺会不捨得花大钱。」

王:「现在包装盒印得很美诶。」

郝:「可是一样是纸,为什幺别人印的不一定有他好呢?后来我知道了,因为我跟老闆很熟,他来投资我们隔壁。一大张纸,他们只割中间这一块切下来,因为这里的密度是最强的。」

王:「所以纸侧面的密度是不同的。」

郝:「对,一张纸一定有好有坏,边边要去掉,所以当你看到那个盒子出来的时候,他其实浪费掉很多。好比做领带,很多人不懂,觉得这一点布为什幺这幺贵,不是,其实是因为领带都切对角,所以很多布都要浪费掉,你花的钱是包含浪费掉的那些成本。」

王:「算进去的。」

阅读是在无涯学海上航行的指北针,也是揭露黑暗陷阱的明灯

郝:「好,如果你知道过程,你在学设计的时候或学任何东西,那个辛苦的或被否定的经验,都会变成你的养分。这就是为什幺小朋友要阅读,他要练习中间那个过程。还有很重要的是,你知道需要学什幺,比如说打球,打球要练习啊。」

王:「乐器。」

郝:「乐器也要练习,渐渐也会培养出耐性。一个有耐性的人,他做任何事都一定会成功。」

王:「而且他应该也会很习惯过程需要测试啊、练习啊,然后有失误,因为乐器你不可能一弹就会。」

郝:「对对对,所以为什幺我都建议小朋友最好家里都要养宠物,要训练,因为训练狗呢,要耐心。」

王:「超多耐性。」

郝:「而且训练久了会产生爱心,当你有耐心跟爱心的时候,才是世界最好的公民嘛。」

王:「你训练你们家的Luke。」

郝:「对啊,用耐心。你看某一个行业做得越专精的人,他对其他行业反而有越高的尊敬,因为他知道要做一行没那幺简单。」

王:「对,因为他自己经历过这样的过程。」

郝:「那用好运气,简单的方法赚钱的人,他就很容易踏进另外一个深渊。就是每一个傻瓜,都做过一笔成功的生意,但可能会被金光党骗,因为贪心啊。」

王:「对啊,想说两万可以换十万诶。」

郝:「但其实十赌九输。你很可能会被人家设局诈赌。前面先让你赢啊,如果你一赌就输了,你就不玩了啊。十赌九输的人坐隔壁的是谁,有耐心骗你的人,他就慢慢先跟你磨。

其实诈骗集团最重要的是,必须先找到最笨的那群人,所以诈骗集团用的方法看似越来越厉害,他们编很离谱的故事骗你,但你稍聪明一点就会说这是什幺鬼啊,诈骗集团就不要找这些聪明人,因为他跟你磨到最后一刻,你都不会上当。

但如果他先找到相信离谱故事的人,他就能从他身上捞到钱。像我现在如果说噢我看到上帝的光了,你就会说什幺鬼啊,这明明是檯灯的光,你不会上当。」

王:「是。」

郝:「可是如果你说,哎哟真的是上帝的光,像遇到这种人我将来要骗他多少钱就有多少钱。」

王:「所以平常要多看书就是了,不要轻易相信夸张的故事。」

郝:「故事都有个结构,有些人被诈骗集团骗了,即使警察到身边说不可以领钱。」

王:「他还是要领。」

郝:「因为他掉进那个故事的结构了。」

王艾莉 X 郝广才:阅读和教育都是奢侈但必要的成本,必须花时阅读是奢侈但必要的成本

王:「那我们再来谈谈,现在这个教育体制里,他其实没有太多的自由去阅读。」

郝:「对。」

王:「就是可能有课文,可能有参考书,可能也有一些要考的东西你要先读完,那这怎幺办呢?没有时间再塞新的书给小朋友。」

郝:「我应该这样讲,你看四面的都是墙啊,如果我们在这个屋子里,我们没有钥匙,那就惨了,这屋子再美都是监狱,只是软禁跟硬禁而已。」

王:「是。」

郝:「可是如果我有钥匙,它就变成保护我的墙。现在大家都说这个教育体制很糟糕,把墙围起来了,可是你其实是有钥匙的嘛,那个钥匙在你自己手里,是什幺,钥匙就是买书、看书,你买书来看老师管不了你。」

王:「但没时间读啊,那个课业都来不及了。」

郝:「如果有阅读习惯的孩子,学校的课业都超简单的。噢对,还有父母的观念也很关键,如果父母自己经历过一个有耐性的人生,他就不会在短时间内,要求孩子进入体制。或说如果孩子在这个体制里,偶尔滑跤啊或者跌倒,他都不认为这会是什幺大问题。」

王:「是,就是不会这幺在意成绩啊考试啊。」

郝:「对,所以这个时候他就可以成为孩子最大的后盾。其实要给孩子最大的后盾,就是要培养他的阅读习惯。其实阅读刚才要讲的是,它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,你看要盖这幺大的图书馆也需要这幺多书啊,不过很可能其中一本书或其中一段就影响他一辈子。教育也是啊,你学这幺多东西。」

王:「最后用到的只有一点点。」

郝:「可是其他没有用吗?你还不知道,实际上这是一个训练结构的过程。所以阅读和教育都是奢侈的事情。我讲的奢侈不是指浪费,而是它必须花时间累积。」

王:「对。」

郝:「就跟我这张纸只能取这一块,你吃最顶级的牛肉,他就只有那一块最好的,其他都不要的道理一样。」

王:「是。」

郝:「就是这个意思,我骨头就是要熬八小时,水啊油脂都要去掉,做不到的人就只能吃泡麵,泡麵如何?方便,而且不会煮失败。

王:「每一次煮出来还一样。」

郝:「还很便宜,可是你吃泡麵的人生,很快就变木乃伊空有躯壳,就是这个意思。所以我说学设计也是这个意思,回过头来谈,你必须了解别人做这个东西他的过程,他的思考是什幺,所以他才这样想,一旦你找对方法,你才会学到真的设计原理,否则一头热只学会什幺,可能连抄袭都学不到。」

王:「对啊,可是你知道现在很多设计师或是学生,他们就直接拿设计书,设计书里通常很多图片嘛,他所谓的参考,可能就是拿个两个样板然后生一个混血儿,变成一个新的商品,但那个商品往往就像複製爸爸或像複製妈妈,他也不管原先作品的概念和过程,因为直接合成很快。」

郝:「可是这样你设计出来的东西,不会有用嘛,不好用它也不好卖,就像我最近收到一个茶壶,人家送的,他设计的满漂亮,可是问题在哪里,茶壶那个盖子本来应该要在里头,怎幺讲。」

王:「凹进去。」

郝:「对这样才密闭。可是它的盖子不是这样,所以你倒的时候水可能会漏出来,还会框啷框啷发出声音。」

王:「它不密。」

郝:「框啷框啷就不优雅了啊,对不对。小时候我外公还跟我讲,你倒茶的时候,要往茶杯的杯缘倒,不可以往中间倒,因为会有声音啵啵啵,小便也是这个声音啊,这个就是生活上的细节。我的意思就是,这个不密的茶壶为什幺会是这种设计,因为厂商以为茶壶只有美观。」

王:「对。」

郝:「他没有考虑到使用的原理,他不知道别人为什幺那样设计,不这样做,所以任何东西一定有它的设计原理,不是能抄来的。」

王:「不是所有东西都拉一个样板。」

郝:「我们现在给孩子,学设计或学任何东西就要让他们在过程中琢磨那个原理,可惜的是,很多老师也不知道那个原理。那就是我们在教育上没有花成本。」

创造品牌价值背后的过程与故事

王:「对啊,现在很不在意过程啊,以设计来说,就是你的模型美,或是你发表时讲的好就好了,别人也不管你中间试了什幺媒材,失败了什幺。反倒是国外很不一样。其实我刚去国外的时候有点吓到,我们班有人花了三个月做一件作品,因为他想手工挑战做出工业时代的产品。

他好奇我们人的手可不可以去做出当代普遍量产的土司机,所以他就从炼铁开始,然后自己去弄橡胶树滴塑胶出来再雕刻。最后他做了一个稀巴烂根本四不像的土司机,我本来想说这个东西在台湾应该...…,结果他在这门课得到非常高分。

他追溯了整个过程,然后记录的非常详细,过程中很多东西都是失败的,好比他的土司机会立刻把吐司电焦,因为整个配电都不是做得很完整,但是他就是想要证明,大卖场里土司机只要五英镑,五磅才台币两百多块嘛,可是一旦要靠我们自己的双手做出来,成本不但远远超过五镑,可以说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达到。其实那个同学他想要证明的是这个过程。」

郝:「他经过这个过程以后,他会了解最后别人那个五镑,是怎幺达到的。」

王:「是。」

郝:「我相信老师给他高分是肯定他对这个过程。」

王:「的追寻。」

郝:「那一样啊,像我现在刚好有一支笔。我现在都用这种太空笔,这是保罗费雪设计的,我们平常都知道,美国当时在太空中没有重力嘛,所以墨水写不出来。」

王:「我知道啊。」

郝:「钢笔原子笔都不行,就花了两百万美金去发明了太空笔,结果呢。」

王:「俄罗斯就解密。」

郝:「不是叫俄罗斯,叫苏联。」

王:「苏联苏联。」

郝:「苏联就笑昏了,用铅笔就好了啊。但其实真正的故事是,最早美国跟苏联都是用铅笔的,可是铅笔很危险。第一个铅笔有屑,屑在太空中会飘,危险不是他从你鼻子耳朵这里进去,是他会卡在太空仪器里的某个管路,哇万一卡住了所有人就完蛋。再来铅笔是石墨,石墨在纯氧的环境会燃烧,所以太空舱是纯氧的,一旦燃烧起来就出事了,阿波罗一号就曾出过意外燃烧,后来才想儘了各种替代的方法,所以后来苏联人用蜡笔。」

王:「啊。」

郝:「可是这些笔都不好,蜡笔还会模糊,后来才用了保罗费雪这支笔。那保罗费雪最早发明是为了太空吗?不是,保罗费雪从小对机器有很高的天份,可惜家里没有钱,所以呢,他勉强大学毕业后,就去一个製笔的公司做笔,他发明了很多新的笔,公司也赚了很多钱,三个月赚了五百万美金,他老闆很妙,见好就收,赚完把公司关掉了,所以呢。」

王:「保罗费雪又没工作了。」

郝:「1930年代那个时候五百万很可怕诶。」

王:「很大金额。」

郝:「结果他当时才三十四岁就集合了所有的员工,自己开了FISHER这个製笔公司。他开始设计各种原子笔,他人生的梦想就是要做出一只超级笔,所以最后他的设计就是正面有压力和氮气,让墨水像嚼过的口香糖,不是液状。」

王:「是黏状的。」

郝:「是黏的,一旦钢珠滚动,压力就会往前推,所以就会把墨推成液体。所以这样呢,这支笔在零下六十度跟零上两百五十度都可以写,粗糙的表面也可以写。

所以谁花了两百万美金,是他。他花了两百万美金发明了超级太空笔,当时不叫太空笔啦,就是超级极限笔。后来美国人发现了就跟他买,苏联人也跟他买。最神奇的是阿波罗十一号,阿姆斯壮跟艾德林登上月球了,他们两个驾了太空小艇,準备要弹射回来跟太空舱密接,首先要把过重的零件丢掉,然后启动,结果一启动, 阿姆斯壮的背包撞到了手动的开关,把它撞掉了,惨了,这下没有开关,所以整个太空总署这下完蛋了。」

王:「就卡着了。」

郝:「登月成功了,结果最后是因为开关没办法启动人死了,这要怎幺跟全世界解释?幸好这个时候,刚好太空总署有一个家伙手上拿着这支太空笔,灵机一动就告诉艾德林说,这个有压力,用这个笔把开关捲下来。」

王:「插在里面。」

郝:「笔的每一公分会形成2.46公斤的氮气,所以他们想说或许可以用这个压力,结果艾德林一试就打开了开关,这支太空笔救了他们。」

王:「哇!」

郝:「所以你说做这支原子笔是小事情吗,是,但登月是大事情,最后小小的发明拯救了大大的灾难。所以当你了解这个笔的製作过程了以后,你就了解原来他设计这支笔除了人体工学好用,他还内含氮气的压力。」

王:「是啊。」

郝:「你猜这支笔多少钱,好像二三十块美金而已。」

王:「大概台币一千块以内。」

郝:「很值得啊,而且什幺都能写,我现在都用这支笔,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写。而且这支是最原始发明的款式喔,他后来有发展出各种样子。」

王:「是是是。」

郝:「后来也改叫太空笔。反过来,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过程,不知道这支笔拯救了人类的登月任务,你对它不会有敬意啊,可能还会想说,就这幺小一支笔,干嘛卖我八百块。」

王:「所以一个商品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故事,也会对这品牌或商品加分,而且会在脑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。那我们再次谢谢郝广才作家来和我们分享这幺多精彩的故事,谢谢。」

王艾莉与郝广才在BAZAAR Salon的完整版访谈笔记,深入地汲取王艾莉与郝广才对阅读与其影响的洞察力:

郝广才

台湾儿童进入绘本时代的关键人物,其所带领的格林文化,获义大利波隆那书展评选为最佳儿童书出版社,为华文世界第一位获奖者。历年着作、主编的绘本屡获国际大奖,并曾被《美国出版人週刊》誉为台湾接轨国际绘本界的重要推手。

王艾莉

毕业于皇家艺术学院互动设计硕士 (Royal College of Art, MA Design Interactions),并有圣马丁艺术学院产品设计背景,其作品曾受邀参与国际设计界三大展览之一的米兰家俱展,现带领Alice Wang Design 王艾莉设计。

*本文由Harper's BAZAAR Taiwan报导,未经授权同意不得转载*
更多时尚艺术资讯,尽在《Harper's BAZAAR》

延伸阅读 王艾莉 X 郝广才:阅读文艺复兴李明璁专栏:书里书外的优雅身影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