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珍珠与尘沙系列》小心! 神棍上门

  • 2020-06-10
  • 128

今年有段时间,关于全能神异端教会的报导喧腾不已。根据目前已知的资讯,该异端包装、吹捧一位罹患精神分裂症的女教主,称她是「全能神」、「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基督」,以及「东方发出的闪电」,因此该异端又称作「东方闪电」。

若就全能神异端教会的谬论与不择手段的抢羊战术来看,称它为异端或邪教均可。当然,它的问题不只是教主自封为神,而这类神棍之言在中外历史上也非头一遭(例如:晚清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多次以自己被「天父下凡」附体为由,威吓包括天王洪秀全在内的众将帅要听命于他)。若举世皆清醒到不听信无稽之谈,天国早已降临。历史的残酷定律却是,一个人哪怕疯言疯语,旁人一旦起鬨把他拱成神佛附体,就保证有人上当。

孟他努运动的起源

说到自封为神,教会史上最出名的一桩案例发生在西元二世纪,称做「孟他努运动」,又称做「新预言」,创始人是孟他努(Montanus)。

该运动盛行在古代的弗吕家,位于今天土耳其的西部。当地自古就盛行各种民间信仰和通灵文化,但那儿的福音工作从起初就很兴旺。按照教会史传,腓利的四个女儿(使徒行传廿一章8节)就是弗吕家一带的女先知;「与『灵』有约」显然是当地人习以为常的生活经验。

孟他努原本是异教神明的祭司,在参加教会之后依旧习惯性地「出神」,或是在没有意识的「狂喜」状态下发预言。后来他甚至以圣灵的名义来发布上帝的启示,声称自己是圣灵保惠师。

孟他努运动和当时的主流教会相比有个显着的特色,就是允许女性事奉,认为事奉的权柄来自圣灵的亲自选拔,摒斥使徒统绪所做的限制。孟他努本人的左右护法就是两位「女先知」。女性事奉对今天的更正教会来说是天经地义,但孟他努运动的高争议性却导致当时的教会更加贬抑女性的事奉。

以伦理生活为导向的预言

弗吕家当地的教会牧长们在孟他努运动出现没多久就聚集商讨,谴责许多「新预言」的内容不真实。由于孟他努运动很快就扩散到今天的法国南部,弗吕家的牧长们也将他们的决议通知法国当地教会,得到当地牧长的一致支持,突显藉由使徒统绪来贯彻教会合一的决心。

孟他努运动除了看重从上帝所「直接」领受的旨意,还崇尚禁慾,要求信徒儆醒自律,遵守各种团体禁慾公约,预备末世的来临。事实上,所谓的「新预言」多半是关于生活上的道德诫律。

正因孟他努派也倾向高道德情操,西元三世纪初的北非教父特土良(Tertullianus)决定加入该团体。

特土良所属的北非孟他努派不允许光怪陆离、卜卦算命式的术士之言,又定期召开长执会,严格察验信徒所领受的各色各样异梦、异象和预言,并作纪录存证。

特土良亲身参与这些会议并担任记录,日后他表示,有许多「新预言」的个案都是信徒被自己的印象和感觉所矇骗,因为有太多所谓的见证和预言才隔几天就说法反覆。虽然如此,特土良认为,只要一项「先知预言」可以强化并约束信徒团体的伦理观与生活纪律,就是出自圣灵。然而,特土良所说的判定仍难脱主观心证。

例如他表示,一位姊妹说天使向她显现,告诉她女性最好衣不蔽体,如此才能让女性美丽的秀髮坦露出来。特土良将这个听来伤风败俗的异象解释为:女性的秀髮喻指女人的面纱,因此这异象的意思是要女人的面纱完全坦露,像坦露的秀髮那样地包住身体。特土良于是主张,圣灵的意思是要所有女性不分老少都蒙头。用今天的话来说,这则「预言」的意思是要告诉信徒:穿着不要曝露!

从特土良对「新预言」带有浓厚灵意色彩的解读逻辑可知,「新预言」的功用是提供伦理生活的指引,而这必然会带动刺激当时的正统教会去反省并正视信徒的生活见证。

必死之人怎能以上帝自居!

孟他努运动最着名的错谬是容让必死之人(特别是以孟他努为首的几位开山领袖)以上帝自居。孟他努曾说「我是父,是子,是圣灵。」他倚仗的两位女先知甚至宣称:「听啊,不是我在说,而是基督如此说。」,以及:「我是说出的道,我就是灵,我就是能力。」

然而,从三一论可知,「父、子、灵」均是神格,父不向人显现,子非必死之人,灵也非可以被人补捉豢养、随意使唤与动用的能力。超越的上帝不可能受限于人,彷彿祂只有透过人才能成事。人必须自洁以便与基督有份,而不是让神格屈尊到全然的拟人化。一个人可以行在圣灵中或得着圣灵所赐的能力,却不可能也不应当去宣称他得着了圣灵的「位格」,否则就是全然的无知或是在亵渎上帝的名!

对孟他努运动的评价与反省

正统教会除了批判孟他努运动,也针对预言做出定义,以新约的《启示录》作为默示的终点。在《启示录》之后,所谓的预言都不是无误的,因此不可以把它们当成信仰追求的目标,更不可凭圣灵之名说预言。孟他努运动也刺激教会开始重视信仰告白,并强化「使徒统绪」在教会领导与信仰规範上的地位。

孟他努运动近代得到的评价两极化。有的人认为它代表真实信仰的复兴,或是对教会沦为组织与形式化的反动。对注重圣灵工作的信徒来说,甚至会认为它是早期的灵恩运动。

主流的大公教会传统则认为,孟他努运动是在分裂教会,散播错谬的教导。

不高举主观经历

平心而论,即便在使徒时期圣灵能力强烈彰显的时候,教会也需要组织的建立。例如,使徒行传第六章记载耶路撒冷教会选立七位执事,以及后来保罗旅行宣教时在刚建立的教会中设立长老(使徒行传十四章23节)。

信仰的本质确实不是有形的组织管理,然而良善有智慧的组织运作并不牴触圣灵的带领,甚至能成为圣灵施恩祝福的管道。僵化的传统是真实敬拜的敌人,但僵化与拥有体制不能划上等号,即使摆脱了体制与组织,也不保证不会落入其它的僵化形式。

是否走上体制发展不是问题的所在,真正的关键是有没有持续反省,因着效法基督的捨己而心意更新,从老我中得释放。

孟他努运动一开始的初衷以及教导并没有偏离正统信仰,但它后来失控,太高举主观的经历,连带引发错谬的神学观。以特土良为代表的北非孟他努运动则更去诉求基督徒的道德价值观,因为那比廉价的萨蛮式信仰更经得起考验,也是不能被规避的信仰记号。

即使有特土良这般的清醒份子加入,「孟他努」一辞已经与脱序放肆的灵异运动划上等号。今天,若有人以上帝自居,那幺聆听这段历史,并晓得「孟他努」的意思,将可以为迷惘的信徒免去不必要的焦虑,提醒他们像逃离地狱之火一般地闪避那人。

以真爱的团契生活来胜过诱惑

圣经警告我们,极端孟他努派这类煽动性的异端是被恶者辖制,在末后的日子会更加频繁地出现(帖撒罗尼迦后书二章;约翰壹书四章6节)。甚至透过恐吓性的洗脑,对跟随者带来精神的压迫与灵魂的摧残。在教会圈的里头,孟他努运动的重现机率不高,但是以经验来取代圣道的传讲,高举人过于高举上帝,这仍旧是今天教会中时常耳闻的异教之风。

至于全能神异端教会则是「超级孟他努派」,它除了神棍开讲,还尝试推销自己的着作,在其中搀杂基督教的概念,读来似是而非,并拿它当糖衣毒饵来诱惑教会。然而,教会若实践真理之爱的团契生活,就可以胜过这一切的诡计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